发新贴回复
返回列表1

查看:7237     * 贴子主题:一个北京土着的厕所见闻录

靓妹:智久heart


积分:32016
注册:2013-10-11
沟通:
Post By:2014-8-26 9:52:00
[size=4] 
  转载自网络:

[align=center][img]/tp/2014/0826/0950425347.jpg[/img][/align]
[/size]
[size=4]本人70年代生于北京,一直在北京居住,所以就先从北京的厕所讲起。

[/size]

[size=4]小时侯住在姥姥家,那是一个标准的四合院,虽然规模很小,但却是按照四合院的标准建制建造而成,可说是五脏俱全。四合院的厕所建在西南角,据说是符合风水的。厕所仅容一人使用,一片木板为门,门内可用插销闩住。但单独上厕所的小孩子不许插门,以免发生意外(比如掉进茅坑)时无法救援。

[/size]

[size=4]北京的四合院原本是以家庭为单位居住,所以厕所也是自家人使用,不存在太多的隐私问题。但由于解放后的一些历史原因,大部分四合院内都住进了很多外来户,变成了大杂院。厕所也就相对紧张起来。好在旁边胡同里走不远就有几个公共厕所,所以虽然一个院子里住了二三十口子,但在清晨等“集中”时段,也不会发生厕所门口排大队的现象。

[img]/tp/2014/0826/0950432353.jpg[/img]

[/size]
[size=4]有个小朋友住在隔壁的院子,那院子有三进,住的人更多,厕所比我们多一个蹲位。我俩经常蹲在里面聊天,觉得比一个蹲位的厕所更好。但当时我们没有考虑成年男女之分,也就是说,一个成年人进来后,不敢确定下一个进来的是男是女,所以他(她)还是必须把门闩住,所以第二个蹲位 永远是被浪费的。

[/size]

[size=4]四合院里的厕所卫生一是靠住户自己清扫,二是定期请人疏通下水。老街坊们都自觉维护着厕所的卫生。在我十几岁之前的印象里,从来没有由于清理不及时产生过恶臭和污物。但随着院子里住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杂,房子越盖越挤,人际关系越来越差,矛盾越来越多,厕所问题成为了爆发口。最终结果是,厕所被封闭,大家都去外面的公共厕所解决问题,谁也甭跟谁争。

[img]/tp/2014/0826/0950430350.jpg[/img]

[/size]
[size=4]由于很多大杂院里没有独立厕所,所以住户只能上公共厕所。公共厕所是北京胡同里的一道风景,也是人们最直接最方便的交往空间。前些日子北京曾有一部话剧《厕所》,就是以此为题材。我没看,不知道演得怎么样。

[/size]

[size=4]公共厕所的外观乍看起来与普通住宅没有什么区别,多是青灰色的砖墙,并不比别的房子脏到哪儿去。但老北京的居民总能大老远就一眼分辨出来,绝不会看错。这细微的特征究竟在哪儿,我一时也想不明白。

[/size]

[size=4]公共厕所必然会在嗅觉上有明显的特征,尤其是夏天,临近它的住户就会多遭些罪。但总体来说还好,每天都能看见环卫工人来打扫,拎着大粗水管子里里外外冲个遍,让厕所保持基本的清洁。所以倒不曾听见多少怨言。

[img]/tp/2014/0826/0950435357.jpg[/img]

[/size]
[size=4](女)厕所内通常是长方形,一溜儿是蹲坑,另一侧是走道。最靠边的一个是水泥砌的坐便,主要给老人使用,和现在的“残疾人专用”意思差不多。蹲坑之间没有隔断,一览无余。但似乎从来没有人觉得不妥,因为在小胡同、大杂院这样的居住条件下,有没有隔断并不是影响生活质量的主要问题,而且,人们也习惯了这样的布局。

[/size]
[size=4]没有隔断的厕所是很亲切的,蹲在里面就能体会到独特的邻里关系——各个年龄段的熟人各自聊着感兴趣的话题,家长里短的故事在这里交汇,天南地北的神侃也不觉得突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大人会逗别人家的孩子说笑,年轻人能帮腿脚不方便的老人站起来,即使忘带了手纸也不用着急。可以说,胡同里的许多朋友都是在厕所里熟识的,有的甚至是忘年交。如果好些日子没遇见,还要打听打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size]

[size=4]新型的公共厕所在80年代初期开始出现,我最早看见的是在崇文门大街上:外墙是洁白的瓷砖,亮闪闪的,在成片的灰色中显得格外突出。与老厕所不同,这里是收费的(不记得最开始是几分钱了,好象小孩子免费),在男左女右的两个门之间有个小屋,管理员好象住在里面吧。

[/size]

[size=4]我最感兴趣的是这小屋里居然种着很多花草,每次进厕所都会被浓郁的花香包围,一点儿也不觉得臭!这真是种奇妙的体验!所以那些日子,每次经过那厕所,我都要冲进去呆一会儿,只为了闻那香味儿。

[/size]

[size=4]再后来,满大街都建起了这种白瓷砖的厕所,白瓷砖也就成了厕所的标志。多年以后,农村开始流行给房子贴瓷砖,颜色规格都和北京的厕所一模一样,于是成了被嘲 笑的对象。但城里人如果回头想想,就会发现这嘲笑的对象应该是自己。俯视的眼光只会让自己浅薄地高高在上,忘记了这不断变迁的社会中的所谓领先和落后,都只是因为环境的影响,一切无谓的骄傲和鄙薄只不过是短视的心理作祟。

[/size]

[size=4]从崇文门往北走就是东单,紧邻长安街。这里有一种应用于群众集会活动的超大型厕所,也就是一长串的露天箅子,平时形同下水道,一到节日**等大规模活动,就搭起围挡(好象没有顶子),成为临时厕所。每个厕所大约能容纳数十人,简单方便。

[/size]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1
Powered by ShuzirenCms © 2003-2012 Shuzi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245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