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贴回复
返回列表1

查看:9375     * 贴子主题:曾几何时  廊房二条离开了北京

靓妹:智久heart


积分:32016
注册:2013-10-11
沟通:
Post By:2014-12-24 10:10:35
[size=4]
[align=left]

[img]/tp/2014/1224/1002312417.jpg[/img]

廊房二条离开过北京吗?一个地点,而且这个地名至今还在,他何曾离开?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但他还活着。

廊房二条,就是那一刻起死了的。

[img]/tp/2014/1224/1002322420.jpg[/img]

2006年3月,廊房二条拆迁的消息传来。赶着最后一拨,几个人去廊房二条走了一遭。当时的廊房二条,保持着古香古色的模样,虽然已经被旅游纪念品占去了不少的地方。

[img]/tp/2014/1224/1002333423.jpg[/img]

廊房二条位于前门大街西侧、大栅栏北边。他能火起来,要说也不是偶然。正阳门外的前门大街,自古地处要道。清代分内外城后,前门大街稳居外城中央,商业云集,廊房头条是金融街,打磨厂是高档裘皮市,大栅栏乃至前门一带,连带成为消费区。廊房二条则是一条首饰街。

[img]/tp/2014/1224/1002349430.jpg[/img]

消费完了,去哪耍?顺着廊房二条或是大栅栏往西走不多远,就是八大胡同。而清代初期汉族住在外城,各省都在大吉片设置了会馆,大吉片周围会馆云集,不仅成为了文化区,也造就了琉璃厂这一文化窝子,从笔墨纸砚的小摊,逐渐形成了收藏文化的集散地,尴尬地连接起八大胡同与繁华的前门地区。别说八大胡同低俗,当时去八大胡同听听曲,更像是一种文化消费,而不是肉体发泄。说远了。就像我们今天的大商场,一层首饰化妆品,二层淑女装,三层绅士服,四层母婴……到了八层,还得有餐饮。

[img]/tp/2014/1224/1002356433.jpg[/img]

当时的上述地区,看上去充斥着繁华,实际上,并不绝对。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大量市民的存在,那些老北京人居住生活在这些集散地。廊房二条的秘密正在于此,如果我们可以抛开公私合营、**的特殊年代,可以说,廊房二条一直保存着这样的特色。

[img]/tp/2014/1224/1002365437.jpg[/img]

走在今天的北京金融街,我们丝毫感受不到古都的魅力,唯有繁华与现代。而在廊房二条里,从小破楼精致的木雕、别致的造型里,我们看得到古城的风采。

不过,由于新兴的大商场早已取代了首饰店的位置,廊房二条被另一种风貌取代,那就是小吃。他从商场的一楼,直接变成了八楼。

北京很怕,这种统筹化的改造。如果说,拆掉胡同和建筑,是砍掉了北京老人身上的肉,那么,将居民们全都迁走,无异于毁掉了北京老人的魂。

[img]/tp/2014/1224/1002371440.jpg[/img]

当年廊房二条有多少小吃,谁也没数过。只是一进胡同口,一堆涮羊肉的铜锅子就把你包围了。看上去那么不起眼的小店,破旧二楼透出古朴的霸气。玻璃门永远被哈气遮掩着。

那些不太有名的小店不说了。当时,有多家老字号在廊房二条经营着,包括爆肚冯、马记月盛斋、门框胡同褡裢火烧、陈记卤煮小肠等。

[img]/tp/2014/1224/1008449443.jpg[/img]

陈记卤煮小肠,与今天的小肠陈同出一家。他家的小门脸前永远排着队。

里面一口蒸汽腾腾的热锅,飘出独有的香味。今天的北京卤煮店不算少,可是说实话,好吃的真不多,或者说,一只手就数过来了。很多老店早已没有那份责任心,都被放下碗就发微博的人们,捧得不知天高地厚了。

[img]/tp/2014/1224/1008457447.jpg[/img]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马记月盛斋。月盛斋,北京人乃至中国人几乎都听说过他的大名。月盛斋家本姓马,50年代末公私合营的时候,被收归国有,直到90年代经济开放了,马家人才重新走出国营,继续以家庭作坊式进行生产。可惜月盛斋已经成为国有商标,于是,马家自己在月盛斋前添加“马记”二字。

[img]/tp/2014/1224/1008466450.jpg[/img]

那么,马记月盛斋,比月盛斋更好吗?口味上,我说不出来门道,但是,那天在廊房二条,马国琦老爷子说的两句话,让人永远忘不了。“小时候老人教我做酱肉,一斤肉酱好了,大概是半斤的分量。可是,国营的月盛斋,一斤肉一直是出七两的酱肉。”

[img]/tp/2014/1224/1008483457.jpg[/img]

另一句,则是马国琦先生对于廊房二条拆迁,无奈的话语:“我给老主顾留下了电话号码,您要是想吃,提前打电话,我在家给您做好,您上门来取就行了。”一个家庭作坊,却为馋嘴的老少爷们儿,担起了一份责任。

我们吃那口酱肉的时候,吃到“责任”的味道了吗?那叫扯。但是,我们确实吃到了另一种不愿吃到的味道——伤逝。

[img]/tp/2014/1224/1008473453.jpg[/img]

马国琦老人。

还有冯广聚老爷子的爆肚冯。

[img]/tp/2014/1224/1008495460.jpg[/img]

1985年,冯老爷子的儿子被归国华侨说服,在阔别廊房二条28年之后,终于重新撑开了自家的字号。最无奈的时候,爆肚冯卖过炒饼,因为卫生检查员认为,下水类的东西,烫遍开水便要进嘴,太不卫生。

[img]/tp/2014/1224/1008505463.jpg[/img]

好在爆肚冯熬过来了。后来,爆肚冯廊房二条的小店重新开张,一直经营至今。

[img]/tp/2014/1224/1008513467.jpg[/img]

[img]/tp/2014/1224/1010086470.jpg[/img]

冯广聚老爷子。

不久之后,廊房二条就拆了。没全拆,但是很多房屋建筑都改造了。后来,除了爆肚冯回来了,卤煮搬到了取灯胡同,而褡裢火烧没了,马记月盛斋没了。一排铜锅子,没了。另一**来了,站在胡同旁,用一口华中地区某省口音向过路的人们吆喝:“大哥,进来吃点儿吧,咱老北京特色。”

[img]/tp/2014/1224/1010092473.jpg[/img]

廊房二条虽然还活在我们心中,可是,我们用什么理由,让他继续活在下一代的北京人心中呢?(本文图片为2006年3月拍摄)

[i][color=navy]【转自:猫儿胡同】[/size][/i][/color]

[/align]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1
Powered by ShuzirenCms © 2003-2012 Shuzi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13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