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都人网 > > 文化 > 百年字号

通学斋书店

发布:2009-10-1 10:38:30  来源:互联网  编辑:watt

    通学斋书店开设于1919年,现已不存在。这一家书店与三个人的名字联结在一起。
    ①伦明投资开设了书店
    伦明,字哲如,广东东莞人。1916年孙殿起在小沙土园文昌会馆会文斋供职时,因卖书认识了伦明,两人结为莫逆之交。后来,孙殿起单独开设通学斋,伦明就投资协助。1917年,伦明任国立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兼任参议院吴景濂之秘书,常逛琉璃厂买书。他身穿破大衣、破鞋袜,厂肆的人送了他一个外号,叫“破伦”。他买书的目的是要搜集准备续修《四库全书》的资料,他为他的书斋命名“续书楼”,即续修四库的意思。有一次他听说琉璃厂晋华书局购进一批书,赶紧去打听,从书目中看到有一册书叫《倚声集》,正是他要收藏的书籍,不觉大喜,但是那册书已被店伙送到某宅门去了。他赶紧坐上人力车,抢先追到该宅门,在门口等候,等到店伙赶到,他终于抢先买走了那册书。1937年7月,伦明回到了广东,任广东省立图书馆副馆长兼岭南大学教授,点校了张次溪编的《燕都梨园史料》及董氏《邃雅斋丛书》等书籍。1944年病故,著有《续修四库全书刍议》、《辛亥以来藏书记事诗》、《续书楼读书记》、《续书楼藏书记》、《丁卯五日诗》、《王渔洋著书考》等书籍。
    ②孙殿起与《琉璃厂书肆三记》
    孙殿起,字耀卿,河北省冀县人。18岁来北京在宏京堂书坊学徒,期满后在鸿宝阁、会文斋当伙友,每当他另找工作离店时,原店东都极力挽留,但无效。1919年孙殿起坚决辞去会文斋的职务,在南新华街独自开设了通学斋书店。几十年来,他几次南下江、浙、豫、皖、鲁、粤等地收购书籍,不辞辛苦,在收购书籍方面,有很多动人的故事。例如1952年他在西晓市小摊上看见一堆古书,里面有明末梅里朱一是撰写的《为可堂初集》8册,这是一部极为罕见的书籍,但是只有卷8—卷54,是部残书,他没有买,扫兴而归。第二天他又去那个摊,看见摆出了这部书的卷1—卷7,合订成两册,他急问:“昨天那些书呢?”小贩说已经被同业周某买走了。孙殿起找到了周某,周某说已经把书卖给一家肉铺了。于是,孙殿起和周某急忙跑到宣武门外桥南路西的那家猪肉铺,只见猪肉铺刚将书皮拆开,尚未使用,这样,孙殿起就抢救了一部古籍。
    1936年,孙殿起撰写了在出版目录学方面颇有声望的《贩书偶记》。
    1957年,孙殿起所撰《清代禁书知见录》并补遗,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印行。
    1958年,孙殿起病危,神志不清,其外甥雷梦水伺候在旁,看见他把手伸出被外,手指捻捻不息,问他在做什么,他说:“我在写稿。”有一天夜里,估计孙殿起已经不省人事,雷梦水拿了一册古书凑到他的眼前,问他:“这是本什么书?”他看了一会,用舌根发僵的声音回答说:“《明夷待访录》。”又问他:“作者是谁?”他说:“清初余姚人黄宗羲。”说明他一生好学,临终不忘。
    1958年7月9日,孙殿起病逝,享年65岁。
    孙殿起于50年代撰写了《琉璃厂书肆三记》。这是一篇关于琉璃厂的重要资料。文章记叙了当时全市书业301户,其中琉璃厂书业216户的情况。这些书肆是在缪荃孙《后记》以后存在的。文章谈到他们开歇业的时间、历史变迁、以及经营特点,有的书肆在孙殿起写“三记”时已经歇业不再存在。
    孙殿起的“三记”与李、缪两记不同的地方在于,前两记是从一个买书人的角度来写琉璃厂的书肆,着重写书肆如何为顾客服务等情况;而“三记”则是从一个卖书人的角度来写书肆,着重写书肆内部的情况,甚至不留情面地揭露了书肆欺骗顾客的行为,以及官僚贵族仗势欺人等恶劣行径,因而是宝贵的。试举数例如下:
    其一,“三记”中记载了琉璃厂到外地收书最早的书店。“有益堂邓存仁,字峻山,束鹿县人。于光绪二十五年开设,峻山曾赴广东收书颇多。同业中,往远路收书者,此为最早。经营十余年歇,后易锦章书局,皆新书。又易文模斋。”
    其二,“三记”中记载了常卖书给外国人的书店。“牛进福,冀县人,光绪年间,住西北园路东。专售书于东交民巷诸国公使馆。”
    其三,“三记”中记载了专售书给大内的书店。“福润堂王福田,字慎伦,束鹿人。于光绪二十九年开设,多残缺不完之书,故其牌匾曰‘配书处’。其营业以售于清宫大内居多数,并得有入内腰牌(按即出入证)。经营十余年歇。后易近古斋字画铺,近易中华善书局。”
    其四,“三记”中也揭露了有的书店有欺骗行为。“正文斋谭锡文,字笃生,冀县人,于光绪二十九年开设。所藏多古本、精钞、家刻(按即私家刻印)之书。惟往往鱼目混珠,略有失神,必受其骗,盖仿旧钞本为其特长也。并藏有《长安获古篇》、《历代名人年谱》等板。经营廿年歇。后易孔群书店。”
    其五,“三记”中还讲了一则官僚欺压书店的故事。“宝文斋徐志沺,字苍岩(按:缪荃孙《后记》中作“崖”),安徽人,于咸丰年间开设。原为敬古斋址,交易多当时老官僚。同业中盛传:同治年间,一日徐适外出。有现任五城都堂某甲乘车由该铺门前经过,不意将该铺招牌碰落,铺伙某乙出面交涉,其招牌非令乘车人挂之不可,从人等不得代挂。某甲不得已,下车挂之而去。事后徐归,知事不妙,因某甲为本地方官,安敢得罪?倘来封门如何是好?遂约请某甲之老师某翁等数人,于次日在铺中小饮。次日,某甲果率领差人等,专为查封而来。则见该铺前舆马盈门,入则见其师及朋辈皆在,未得行事,乃忍气而去。”
    这里孙殿起写了宝文堂老板因为得罪官僚,提心吊胆,苦心安排了请官僚的老师来吃饭,才得以阻止了官僚的行凶。这说明在旧社会,书店老板周旋于官僚中间生存之不易。
    还有一则故事在缪荃孙的《后记》中也曾提到过的,不过他写得较简单,而且将李崇山的名字错写成李衷山,将参奏人的名字也写错了。“三记”中则详细地记录了这件事。“宝名斋,李炳勋,字崇山,山西文水县人,于同治间开设。铺面房凡九间,在厂肆可谓第一巨大书肆。当时谚称:“琉璃厂一条龙,九间门面是宝名。”崇山交结当代大吏,如贺寿慈等。经营数年,以细故被查封。后易宝文斋、秀文斋等南纸铺及李氏大门。近易青莲阁笔墨庄及□□□。
    案同业中传说:同治间,宝名斋在打磨厂铁柱公(按即江西会馆)购得汉阳叶东卿(志诜)家藏书籍,计一百箱,据云急卖,不令拆看,尚有古铜器物亦在其中,价值极为便宜。当时吴县潘伯寅(祖荫)好搜金石,屡次往观,不得一见。如是怀恨者不在少数。至光绪某年,有人上奏,宝名斋有占官街,私侵窑产等情事,得旨查封。”这里孙殿起把这事写简化了。实际情况是光绪初年翰林院侍讲张佩纶去宝名斋买书,据说因为要取阅放在高架子上的某书,伙友不愿意取,张佩纶怀恨在心,就借故奏了一本,说李崇山招摇撞骗,甚至可以卖官鬻爵,包揽户部报销,不是像孙殿起所说的“私占官街、窑产”。更有甚者,还说李崇山还“戴五品官服”、“出入景运门”。景运门是宫内由西华门进来到太和门去须经过的一个门户,这是禁中,一个普通人如何能进?于是皇帝冒火了,就查办这事,把李崇山驱逐出境。
    这件事更准确地见于张佩纶所著《涧于集》的原文:
    《书贾李钟铭招摇撞骗请驱逐片》
    光绪五年二月廿五日
    “臣闻山西人李钟铭即李春山,在琉璃厂开设宝名斋书铺,捏称工部尚书贺寿慈亲戚,招摇撞骗,无所不至。内则上自朝官,下至部吏;外则大而方面,小则州县,无不交结往来。或包揽户部报销,或打点吏部铨补,或为京员钻营差使,或为外官谋干私书,行踪诡秘,物议沸腾。所居之宅,即在厂肆,门庭高大辉煌,拟于卿贰,贵官骑马,日在其门,众目共睹,不知所捐何职?带用五品冠服,每有职官引见验放,往往混入当差官员中,出入景运门内外,肆无忌惮。夫以区区一书贾,而家道如此豪华,声势如此烜赫,其确系不安本分,已无疑义。现值朝廷整饬纪纲之际,大臣奉公守法。辇轂之下,岂容若辈借势招权,干预公事?煽惑官场,毁败风气?应请饬下顺天府该城御史将李钟铭即李春山即行驱逐回籍,不得任令逗遛潜藏,以致别滋事端。再近来风气日靡,流品不分,士大夫过于自轻,至显秩崇阶,有与吏胥市侩饮博观剧,酬酢餽遗,比昵一如亲故者,甚非所以崇体制峻防闲也。拟请特旨饬禁,以挽颓风,伏祈圣鉴施行。谨奏。”
    这个报告无疑是一个故意膨胀了的恶意中伤的证物,但随即接到“上谕”,准其所奏。可见,官僚因争夺书籍,仗势欺人,最后弄得书店垮台的事情,在过去确是有的。孙殿起的“三记”无情地揭露了这些事实。
    ③雷梦水与《琉璃厂书肆四记》
    雷梦水,河北冀县人。15岁那年家乡闹灾荒,来到北京舅父孙殿起开设的通学斋书店学徒,尽得其舅父所授。
    为了卖书,他经常携书出入官宦、学者、教授的家庭,与很多学者名流交往,受其薰陶,提高了自己的水平。他给著名史学家邓之诚先生送书,邓先生把他手写的日记交给雷梦水阅读,日记中称雷为“书友”,称其他书商为“书贾”,邓先生还为雷梦水题写过扇面、条幅等墨宝。抗战期间,邓先生被日本宪兵队关押释放后印行的《闭关吟》,也曾送给过他一册。
    1946年,他认识了朱自清先生,朱先生亲切地教导他要学会写作。
    雷梦水说:“我是一个卖书的,文化程度又很低,哪能写出东西来?”
    朱先生说:“你看宋代的陈起,你的舅父孙耀卿,不都是卖书的吗?只要自己能树立雄心壮志,肯刻苦学习,还得要坚持,锻炼锻炼,不就行了吗?”
    雷梦水接受了朱先生的教导,开始积累素材,练习写作,终于成了琉璃厂书肆中著作丰硕的作家,他先后写了《书林琐记》、《古书经眼录》、《北京风俗杂咏》及其《续编》、《室名别号索引》等书。1984年,笔者与雷梦水合作编辑出版了《台湾风土杂咏》一书。
    1948年8月,朱自清先生因拒领美国救济面粉,贫病交加,生活处在非常困难的境地中,但他还想着买书,8月3日他写给雷梦水一封信,信中写道:
    梦水先生:
    请代找《古文关键》一书,谢枋得著,费神为感!祝好!
    朱自清
    八·三
    8月7日朱先生住进了北大医院,8月12日逝世。这封信可能是他的最后遗墨。雷梦水应邀参加了朱自清先生的追悼会。
    雷梦水在1964年写了《琉璃厂书肆四记》。这是继孙殿起“三记”后又一记述琉璃厂书肆情况的资料书。主要是说明公私合营时期琉璃厂书肆的情况。全文写了50户,其优点是把书的种类、售价、流通过程和归宿,一一作了交待,关于书的版本内容、刊印年月、谁的稿本、是罕见本还是孤本、用什么纸印、印多少行、每行多少字,都说得非常清楚,说明作者确实是熟悉书的。兹举一例:
    二二○号 翰文斋 韩林蔚,字滋源,河北衡水县人。1895年继其父俊华之业。韩氏鉴别古书板本、钞校本及名人墨迹,皆精,并善仿苏字。韩氏收集的善本甚夥。如:钞本类有《西清砚谱》二十五卷,清乾隆内府写本,榜纸,朱红画格,门应兆绘图,为内廷赏与恭王者。《叶石林奏议》十五卷,为汲古阁毛晋摹宋本,即所谓毛钞本,二十行,行二十字,钤有汲古阁毛晋宋本甲字印(按:此书在毛钞中为最佳的一种),为凤山禹门氏旧藏。后归翰文斋,又售于某氏,某氏又转归文友堂魏氏,随即流入日本,归东京文求堂田中庆太郎。其后,文奎堂以重价购回,售于汪逆时璟,现归中国科学院图书馆。《徐仙翰藻》十四卷,图十四页,青绿,极精,朱红画格,楷书,元大德间写本。《大明太宗实录》百三十卷,明南云格钞,蓝格,宣纸,二十行,行十八字。明钞南京蜀本《太平御览》,二十行,行二十字。《南巡盛典》,为七闽之一的文渊阁钞本,图极精。韩氏历年所售宋刊善本有:《六臣注文选》六十卷,南宋福建刻本,售价三千元。《分类标题南华真经》,密行小字本,首册有补钞,为汲古阁藏本。《唐文粹》百卷,宋绍兴九年刻。《攻媿集》百二十卷,宋刊本,欠十七卷,每页二十行,行二十字,黑纸,有四五家收藏章。此书与《唐文粹》合售一万元,为定兴徐梧生归藏。
    1981年雷梦水于中国书店退休,但仍任业务顾问。1994年10月26日因病逝世,享年73岁。雷梦水逝世后,很多与他熟识的学者都写了怀念文章。 

更多

相关资讯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3 Shoudu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