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都人网 > > 文化 > 胡同趣谈

在影壁上书“福”字的习俗

发布:2009-10-2 12:07:56  来源:首都人  编辑:Sam

    在影壁上书“福”字的习俗,从北到南,从东到西,几乎遍布我国所有的汉人居住区。最典型的是北京。解放前,北京四城到处是四合院,而四合院大都有影壁,凡影壁又大都书有或刻有“福”字(有的虽不写“福”字,也画有寓意“福”的吉祥图)。解放后,随着北京城市建设的飞速发展,一幢幢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四合院已越拆越少,因而福字影壁也渐难寻觅。

  人们在影壁上写刻“福”字,其风俗传说是从明初开始的。相传朱元璋当上明朝皇帝后,有一年春天,一个叫朱升的忠臣为了颂扬明朝的太平盛世,在自己的大门内砌了块照壁。在照壁上贴了自己写的墨字“光天化日”。过路的行人,见这字写得苍劲有力,又是颂扬当朝的,便纷纷模仿起来,一时朱升的字传遍城乡。有一天,大奸臣胡惟庸出外闲转,看到有个村子,家家户户的照壁上都写有“光天化日”的墨字,且字下还有“敬临朱升书”的字样,心里很是不快。因为他的官位比朱高,而百姓却敬仰朱升,自己反倒没名气,于是他便起了陷害朱升之心。胡惟庸回家后,便暗地里向朱元璋上了一本奏折,言说朱升对当朝不满,书写“光天化日”诬骂当朝。又将墨书传于百姓,阴谋煽动人民造反。朱元璋看了奏章,叫来胡惟庸问,仅凭四个字何以断言朱升煽动百姓造反?胡惟庸便说万岁曾在少林寺当过和尚,朱升所书“光天”是说万岁头亮得发光,可映青天;这“化日”则是指万岁当年当过叫化子的日子,这不是在揭万岁的老底吗!朱元璋听了,很是生气,便下旨让御林军在三日之内清抄朱升一家及所有亲友,按律斩杀。御史中承兼太史令刘基(伯温)得知此事后,立即冒死上殿保奏。他引经据典向朱元璋说明“光天化日”是歌颂太平世道,决不是“诬君犯圣”,以事实证明胡惟庸是诬陷忠臣,欺君哄圣,并参其阴谋扰乱朝纲等事。朱元璋听了刘伯温之言觉得确实有理,且有事实依据,便传旨将胡惟庸满门抄斩。老百姓以为朱升全家及亲友幸免一死,是老天爷降的福,故将影壁上的“光天化日”改为“福”字。从此这一风俗便流传了下来。

  在全国各地的“福”字影壁中,有一些是具有较高文物价值和艺术价值的。由于篇幅有限,在此仅介绍北京的两座。

  位于北京市沙滩后街59号京师大学堂遗址内的“福”字影壁,其“福”字为清高宗弘历御笔。据现住在该遗址院内的居民介绍,“文革”期间,“福”字被当作“四旧”铲除;“文革”后,居民们中的一位书法爱好者按照遗留下来的字痕将其恢复。京师大学堂创办于清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是我国近代成立的第一座最高学府,其校址原为乾隆帝第四女和嘉公主府。民国成立后,京师大学堂改为北京大学。现建筑保留有原属于和嘉公主府的正殿、公主院等清式建筑和民国年间建成的数学系楼及“西斋”十四排中式平房,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北京市灯市口西街丰富胡同19号,是一个比较小的四合院,因院中种有一棵红柿树,因而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丹柿小院”。别看这个四合院不大却很有名,因为它是“人民艺术家”老舍的故居。院子坐西朝东,两扇黑色木门,进门处有一座灰色砖影壁。小小的二门朝南,迎面有一座现在北京已很少见的五彩木影壁,中间也贴着一个“福”字,是老舍夫人胡絜青的亲笔。1999年2月,故居改建成老舍纪念馆并向公众开放。

更多

相关资讯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3 Shoudu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