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都人网 > > 文化 > 历史典故

消失的前三门护城河

发布:2009-12-12 19:00:27  来源:首都人  编辑:MJ
   就在40年前,1965年,北京一条流淌了几百年的人工河———前三门护城河,连同它北面的古城墙,在北京人的目光中消失了。但您可知道,就在它消失前的1955年至1964年,曾经有一个辉煌的规划,为了这个规划,上万人曾付出辛劳、汗水甚至鲜血。河两岸的居民曾在期盼、憧憬中看着这条河一天天变宽、变清、变美;几年后又在另外一种期盼中看着它变成了现代化的地铁、广厦。今天,这里的人们在车水马龙的喧嚣中,在不断的反思中才逐渐体会到,失去了的才是最可宝贵的。
  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那是我的童年和学生时期,我的家在北京和平门内的一个小胡同里,每天都要穿过一个没有城楼的城门,走过护城河的石桥,到南新华街去上学。几乎每天放学后都要到城墙下的河边去玩耍。这条河伴随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我亲历了这条河最后十年的变化,对它,我既有美妙的幻想,也有失落。

  那是当时惟一一条横穿北京旧城的人工河,从西便门到东便门,默默流淌了几百年。在没有修建外城的元代和明初,它曾护卫着北京的南大门;明代嘉靖年后,随着外城的修建,它成了一条城内的景观河。同时,从南方北上的漕船,也要经过这条河的东段进入内城,给皇家运送粮草。清朝灭亡以后,随着人口的增加,这条河几乎成为了北京最大的排污明渠。我最初见到前三门护城河,就是一条臭水河。当你沿着河边走时,时常可以看到大小不同的排污口向河中排放着污水,河面上飘浮着大量垃圾,散发着臭气。住在城北的居民由于有城墙的阻隔,受的影响还不太大;而住在河南面的居民(他们大多数是城市贫民)则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不但要忍受护城河的臭气和蚊虫的虰咬,还要受到自东向西进入前门火车站及自西向东进入前门货运站火车的干扰。

  其实这条河并非一开始就那么脏,小学时我曾和几个小伙伴一起沿河走到这条河的上游———西便门附近,在那里我们看到了另一番情景:在小石桥下的流水虽然不深但很清,青青的水草中有小鱼在游动,在河边垂钓的老者不时地赶走前来捣乱的鸭鹅。据老师说,在明清,这一带的水面是皇家象苑的大象嬉水的地方。怪不得这附近有一条“象来街”。

  当时我们在西便门的河湾处才看到护城河原来的样子,它原来曾经美丽过,只是由于城市的发展,大量生活污水的排入,才使它的中下游变成了污水河。近几年,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看到过一篇瑞典人伍尔德·喜仁龙的游记《北京的城门与城墙》,它描述了二十世纪初年的前三门护城河。他写道:“像运河一样的护城河变得越来越宽阔、越来越美丽,———护城河两岸柳枝拂扬,河中白鸭成群,现出一片生机。常常可以看到作为渡船的方形平底船,上面用四根竹竿支起阳篷,沿混浊的运河被人们用竹篙撑动……”“运河般宽阔的护城河,是这幅风景画的主体,岸坡下有幼童在芦苇中像青蛙一样玩耍。水面上浮游着群群白鸭,溅着水花,发出嘎嘎的声音回答着主人的呼唤。提着洋铁桶下到岸边打水的人往往要蹲上一会儿,静静地欣赏这幅田园般的景致。南面几步远的对岸有一个小渡口,提供了一条从对岸到火车站的捷径……”“从哈德门城墙向东走下去,行程逐渐变得轻松愉快。这一带斜坡与护城河之间没有建筑物,只有浓密的小树……芦苇挺立垂柳婆娑……”很明显,“火车站”和“哈德门”是指前三门地区,也就是说,那时的崇文门外还是一片水乡泽国。

分页:[1] [2]

更多

相关资讯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3 Shoudu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