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都人网 > > 文化 > 闲言漫话

我的老北京记忆——胡同

发布:2011-1-12 17:40:39  来源:首都人SHOUDUREN.COM  编辑:陈康
    春节这几天,转了转大观园庙会和故宫。路上看到楼房一个挨一个,街道越来越宽,不禁感叹北京的变化,越来越现代化,越来越国际化,越来越科技化,但同时也越来越让我陌生,越来越让我时常惦念年轻时那纵横交错的胡同小巷。

    对于胡同的记忆,即使现在被拆得面目皆非,也无法抹去那些熟悉的画面。青少年时代是玩儿的时代,所以那时串遍了数不清的胡同,现在想来那些胡同是那么充满着古香古色的京韵,充满着老北京文化的积淀,也记载着青少年时代的欢声笑语。

    下面我就说几个,希望大家也都能说说自己走过的胡同趣闻:

    1、“百花深处”——这个胡同至今都令人觉得是个极其雅致的名字,儿时每次路过百花深处,总要往里看上几眼,总觉得那里是个极美的地方,曲径通幽,后来也曾进去过探求美景,自然是平淡无奇,里面和四九城众多胡同一样的普通百姓千篇一律的生活写照。但是它的名字依然象颗奇葩,始终在记忆的百草园中盛开。

    2、“八道弯胡同”——听这名字就知道这胡同的弯弯曲曲,这条胡同走过无数次,也曾经数过,确实是八个弯,左拐,右拐,左拐,右拐......它不仅仅是胡同,还仿佛是历史的长河,曲折波澜。那时西城区少年之家就坐落在这条胡同里,后来还改成过图书馆,我在那里参加过一些活动,看演出,听朗诵。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文革中,在少年之家那间不大的教室里,近距离地听殷之光、瞿弦和、曹灿、金乃千等多位朗诵艺术大师们的课。

    3、“烟袋斜街”——这胡同名字怎么听怎么看都是那样古香古色的,这一个斜字,让思绪从笔直的线条中突然延伸出一条新路,横生一种妙趣。本来刚刚还在后海银锭桥边儿,就这么一袋烟儿的功夫,你已经穿越了时空,来到熙熙攘攘的地安门大街上。这条京城最老的斜街,我们都应该象自己的名字一样记住它。(据《日下旧闻考》记载,烟袋斜街原名叫鼓楼斜街,清末时改为烟袋斜街。)

    4、“盆儿胡同”——之所以对这个胡同亲切,不仅仅是因为走过这条胡同,而且更主要的是与我的一个同学有关。事情的起因已经模糊,简单的是我们同学几个走到盆儿胡同时,其中一位同学好象说了他家的一个什么脸盆儿之类的事情,另一个善取外号的同学就给人家取了个外号叫:大盆儿。几十年过后老同学聚会上,我们依然亲切地称呼那位无辜的同学——大盆儿。

    5、“屎壳郎胡同”——这条胡同就在我家附近,很小的时候,大人们都管它叫shi(三声)ke(四声)lang(一声)胡同,为什么会读成这样的音调,我也不清楚,附近住家的大人们都这么读。而屎壳郎胡同是文革前的名字,文革中改成了“时刻亮胡同”,其实当夜幕降临后,这条胡同根本就不会时刻亮,连盏路灯都没有,胡同很窄,胡同北头儿有我一个发小儿,绝对是个帅哥,象这屎壳郎胡同出落个美男子,也算是造化。印象中时刻亮胡同文革后又重新改回过屎壳郎胡同,但是它终究没能逃过开发商的魔爪,2002年,随着推土机的凶狠,屎壳郎胡同咽下了它的最后一口气。
更多

相关资讯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3 Shoudu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