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都人网 > > 文化 > 京城土语

北京土话中的满语

发布:2014-8-24 10:40:39  来源:转载  编辑:心炎
     北京话里有大量满语词,有些进入北京话仍保其在满语中的原形的原义,有的或取部分音节,或加其它方式的改制。有些词义则受到引申和扩展。总之,它们皆与原在满语中大体相同。满人自顺治初年入关,历百余年期间是操满语的,同时满、汉两族人密切交往,互习语言,大量满语词进入北京话绝非奇事。满语在北京通行了一百多年,北京话里有很多满语词又何足为奇呢。

语言的影响是双方互相的。辽、金时代幽燕语对女真语影响很大,金代女真文所写的女真语里含有大量汉语借词。女真语的后断者满语里,也有大量汉语借词,并不只是汉语北京话里有满语借词。汉语自古就不断吸收外族语词,例如汉代,汉语里吸收了不少西域语词,后来佛教传入,又给汉语增添了大量语词,幽燕语中有不少契丹、女真、蒙古语词,都是明显确实的例证。女真语及其后继者满语中有许多汉语词,皆有文献可征,易为人所知晓,并已对此做了大量研究。但是清代满语对汉语,特别是对汉语北京话的影响,北京话里有如此众多的满语词,则因为它只存在于人们口头,而无文字可考,所以鲜为人知。况且近数十年来满语几乎不被使用,所以北京话里的满语词更难引起人们注意了。

满人自清初入关,大量居住北京。满族人学习汉语,汉族人也学习满语,这样就将许多满语词带入北京话中。人们日常谈话中使用这些词,习以为常,反而不察其源。况满语不被使用至今已数十年,现通满语者鲜,所以这些词的的来源更不易为人发现。这类词很多,有的进入北京话中仍以原词原义使用,有的采取原词的部分音节加以改制;其词义大体仍保原义,有些词义则得到引申。举例词如下。

(1)满语词ten,义为“很”、“甚”、“极”、“非常”,为副词。《新华字典》“挺”字有个释义为“很”。不但北京话谓“很”为“挺”,东北、西北和华北都有“挺”。这个“挺”,实来源于满语的ten至于n发nɡ音,其中有个缘故。原来满语书面语(规范语)是依建州女真语音书写单词,而建州女真语的n,在满语众多方言中,除盛京南满方言也发n音外,在其他诸方言中大多发nɡ音。北京满语方言就将建州音的n发nɡ音。因此,ten,发tenɡ音,由此而转成北京话的“挺”。北京人谓“很好”为“挺好”,“很高兴”为“挺高兴”;仍作副词使用,与ten原在满语中为副词是完全相同的。

(2)满语词kuwɑriyɑnɡ,义为“美丽”、“漂亮”。这是纯口语词,清代编写的满语词典如《清文汇书》等中未收此词,但当年满语口语中常用。现在新疆察布尔锡伯语是满语的继续,仍有此词,释义亦同(李树兰等《锡伯口语研究》P.183页,民族出版社)。北京话谓“美丽”、“漂亮”为“牌儿亮”。例如:“你看那位姑娘是谁?牌儿亮啊!”这个词现仍在北京话里频频使用,老少皆知,其实它来源于满语的kuwɑriyɑnɡ,只是将kuɑr转音为“牌儿”而已。

(3)满语音lɑlɑ,义为“末尾”。北京话谓“事物的末尾”momolɑlɑ,例如:“事情一直办得挺顺当,没想到到了momolɑlɑ,反而办不通了。

【注】momolɑlɑ,用汉字表示写作“末末拉拉”,此话最后那个‘拉’字现多用‘了’字——“末末拉了liǎo。

(4)满语词lɑhū,义为“打牲无能”,即“打猎没有本领”。北京话谓“行事不力”、“抓不紧”、“办事出漏洞”、“不用心”等为“拉(lɑ上声,重读hū轻读)”,例如:“他太lǎhū,什么事儿也办不成。”、工作上可别lǎhū,一lǎhū准得出错儿。

【注】lǎhū,用汉字表示写作“喇忽”。

(5)满语词hūsun,义为“力”、“力气”。北京话谓人“强壮有力”、“雄壮”为“hǔshi(hǔ上声,重读。shi(轻声)” 。例如:“你看那小伙子多hǔshi”。“这个小小子儿长得真hǔshi”。

【注】hǔsh,用汉字表示写作 “虎势”。

(6)满语词cɑnɡkɑi义为“只管”、“任意”、“随便”、“不限”。北京话谓“随意”、“任意”、“尽量”为chǎnɡkɑi,(chǎnɡ上声。kɑi阴平,无轻声),常加儿化韵,说成chǎnɡkāir。例如:“这儿有的是点心,你chǎnɡkāir吃。”“不怕你能喝,酒量儿大,我这儿酒多得很,你chǎnɡkāir喝,不醉不算完。”

【注】chǎnɡkāir,用汉字表示写作“敝开儿”。

(7)满语词sɑcimɑ,是一种野果加糖制成的点心,称为“狗奶子糖緾。”后来北京的糕点铺参考其制法,制成一种点心,称为“萨其玛”。据说北京以外还有些地区有此点心名称。

(8)满语词sɑbumbi,义为“看见”,这是个动词。北京话谓用眼一看为“一sǎ(上声)”。北京话“一sǎ”的“sǎ”,实来源于满的sɑbumbi。在满语口语中,动词词尾的——mbi的b不发音;i音极轻,近于国际音标的(i);b常发f或w音。因此——bumbi发音为wumbi,在口语中非重音,甚含混,只清楚地听见sɑ音,sɑ是这个词的重音音节。因此产生了北京话的sǎ。例如:“用不着细瞧,我拿眼睛一sǎ,就瞧清楚了”。“他是老行家,拿眼一sǎ,就瞧出真假来”。

【注】sǎ用汉字表示写作“北京土话中的满语(节选)”,sǎ音现在已演变为sǎo音,用汉字表示写作“扫”。

(9)满语词bɑicɑmbi,义为“察看”、“查看”。北京话谓“翻看”、“检查”、“搜查”、“查看”等为bāi(阴平,重读)chɑ(轻声)。例如:“你瞎bāichɑ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出来。”“这还用得着那么费劲bāichɑ,明白人用眼一sǎ就瞧出来了。”满语动词司尾——mbi在语法变化时脱落,改接诸词缀,但词干不变。bɑicɑmbi一词,bɑicɑ是词干。汉语北京话用其词干,是合理的。

【注】bāichɑ,用汉字表示写作“掰查”。

(10)满语词mocuo,义为“拙钝”;moco,义为“迟钝”。皆“不敏”、“拖拉”、“不轻捷”的意思。北京话里有mocuo(mó阳平,重读,cuo轻声)、意思也是“不敏”、“迟钝”、“拖延”之意。汉语北京话的mócuo,来自满语的moco。例如:“你别太mócuo,要照这么,恐怕赶不上火车了。”

【注】mócuo,用汉字表示写作“磨蹉”。

(11)满语词cɑhū,义为“泼妇”。北京话谓“不礼貌”、“无修养”、“不文明”、“大呼小叫”为扎zhāhū(zhā音平,重读。hū轻声)。例如:“人家都在屋里休息,你一个人zhāhū个没完,真不讲公德。”“那个人在公共场所一个劲的zhāhū,一点教养都没有”。

【注】zhāhū,用汉字表示写作“喳呼”,zhāhū一词也可读作 “诈呼”。

(12)满语词yɑdɑhūn,义为“贫穷”、“贫困”。北京话谓“无业游民”、“穷汉”为xiɑdɑhun(r)(hun重读,去声,加儿化韵)。满语的yɑ,到汉语北京话里说成xiɑ,只是一音之转。满语词入北京话后加了儿化韵,也是常见的,例如前述(6)北京话的chɑnɡkɑir(敝开儿)来自满语词cɑnɡkɑi,入北京话后加以儿化,关于xiɑdɑhunr,例如;“那小子是个xiɑdɑhunr,没正经行当儿,到处钻营。”

【注】xiādǎhùnr,用汉字表示写作“瞎打混儿”。《北京方言词典》288页释;胡混。

 

(文章作者:嬴生)

相关资讯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3 Shoudu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