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都人网 > > 文化 > 京城民俗

老北京四合院里“炉火纯青”的日子

发布:2014-11-9 10:38:07  来源:转载  编辑:心炎
     现而今的北京建筑可说是丰富多彩,高楼的挺拔、胡同的别致。但要说起咱北京的民居,就不能不说四合院,它跟胡同、豆汁、焦圈和同仁堂一样,总是揣在心里的念想儿。



 

自打元世祖忽必烈颁诏,让金中都旧址的居民和官富们在大都城建房,并给了有钱人和在政府里任职的官员以优惠政策后(元世祖忽必烈颁诏“诏旧城居民之过京城老,以赀高及居职者为先,乃定制以地八亩为一分”),院落式的住宅便应运而生了,最终形成了咱北京特有的四方四正的四合院。到了明清两代,四合院便越发的讲究和别致。


 

北京人热爱生活,住在四合院里的人们更懂得雅趣。院儿里的花木虫鸟、天棚鱼缸、叠石造景和“老爷、小姐、胖丫头”都向人们述说着家的祥瑞,难怪有位美国学者感叹“北京人太知道什么是家了。”


 

在京城干燥、憋闷的盛夏时节,当街巷里的四邻聚在大槐树下一块(KUA读四声)堆儿摇着大蒲扇,天南地北神聊海梢的时候。庭院里绽放的丁香、海棠、鱼缸里碧绿菏叶下游弋的金鱼,满藤的玫瑰香与葡萄架下的香茗,观花、赏鱼、吟曲,都标志着这里的舒适与安逸。我曾去过几处著名的四合院,尤以老舍与胡絜青先生的“丹柿小院”印象深刻,院儿里两棵柿子树。每到秋天,枝头上总是缀满金黄的果实。


 

四合院经历了美好与沧桑,而在我的记忆中,我第一眼看到的四合院已是几家混居的天地。我的家是一拉绺三间北房,里外相通。小时我叫它“北京屋”。而东西厢房住的是山东的张奶奶和老北京的石奶奶。倒错的南房早已荡然无存,前面接出了一个有六户人家的院子。所以提起四合院始终是和煤球、蜂窝煤、炉子、烟筒、换房联系在起的。因为那个时候,北京的楼很少,即便是有个三、四层的楼,老北京的大妈、大婶们也会把它们比喻成“高楼大厦”。


 

祖母是个喜欢生活的老太太,经常在庭院里种些石榴、海棠和扁豆花并养些鱼鸟。每了夏天,她便在庭院的桌子上摆上茶具、瓜果和竹椅,手里摇着大芭蕉扇,聊些家长里短话题。我还记得,有一次在纳凉后,天黑了,看着黑漆漆的角落,不知为什么突发奇想,睁睁地用看着祖母,问到,您是鬼吧;祖母摇着扇子,笑出了声儿,说到,我要是鬼啊,早把你吃了。

另一档子家家儿养热带鱼的年代,祖母在正屋前养了一缸的热带鱼,好象是红剑,要生孩子,祖母便用抄子单捞出来,放在一个透明带有红花儿的茶杯里,把我有一个人放在家里就去街道开会了。一觉醒来,发现家里没了人,没着没落儿的,便对着放鱼的杯“研究”起来,想瞅瞅这鱼到底怎么生出来,可看了半天它也没动静儿啊。看着看着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了,突发其想,要是把这鱼喝了,进到肚子里会怎么样哪。要不说是孩子哪,想着想着,还真抄起杯子连鱼带水灌到肚子里了。


 

这鱼一下肚儿,利码儿又明白了,这奶奶回来要是问可怎办啊。得了,已然这样儿了,一不做二不休,拿起杯子就把它仍到地下CEI的纷纷儿的,要是问起来,就说了把杯子不小心碰地上了。嗯,就是这个注意。到了(音:LIAO)家里人也不知道这挡子事。

分页:[1] [2]

相关资讯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3 Shoudu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